PAGE TOP

就地生活學—【地方實踐心路談】解析古坑咖啡種植與產業

專題報導    2021.12.24
 雲林縣古坑鄉山景

採訪人:高捷 — 國發會地方創生中區輔導中心(逢甲大學)委託 攝影、採訪報導

從雲林到斗六車程15 分鐘,是鄰近的古坑鄉。古坑咖啡是人們所熟知的在地印象,但對於咖啡品牌業者、咖啡種植者來說,卻也有著不同的思維與期待。

嵩岳咖啡莊園老闆郭章盛、雲林古坑咖啡企業TGC(Taiwan Good Coffee)董事長徐飴鴻身兼兩種身份,從他們的角度,除了身為咖啡業者同時也是在地居民,更是長久以來貢獻於地方發展的重要人士。

馳名的古坑咖啡種植莊園,需要從古坑市區再往山上前進。古坑咖啡雖是一個長久累積的品牌、名聲,過去也曾經歷過挑戰、重生,但對種植咖啡的郭章盛來說,更期待大家能用「莊園」的角色看待這裡的咖啡。

 郭章盛與嵩岳咖啡莊園景觀
從921地震,投入咖啡種植超過20年

郭章盛從921之後開始從事咖啡的種植,是早年帶動台灣種植咖啡的先驅。現今在地想要加入的青農、老農,在起步前也都會來跟郭章盛請益。隨著連年得獎,並在2020年取得CQI(Coffee Quality Institute)國際咖啡品質協會認證89.25分,為全球最高分、世界第一,冠軍咖啡也就是嵩岳莊園的代表。莊園內保留了一棟至少六十年的古厝,是郭章盛曾祖父入贅到此地時居住。回憶起古坑咖啡歷史,自己在19歲時(約民國70年),古坑到斗六還要走路的年代,途中會經過荷苞山,當時就有聽說荷苞山在日治時期曾經種過咖啡,因為從小喜歡植物,國小就學會植物嫁接,便前往去探查山頂有無剩餘的咖啡苗,發現後帶回家開始嘗試種植。

郭章盛一開始沒想過以此為業,是到921之後,政府開始推動一鄉一特產,古坑鄉因為日治時期就有種植咖啡的歷史淵源,所以開始古坑咖啡的發展。

 嵩岳咖啡莊園六十年古厝

在古坑舉辦咖啡節之後,郭章盛更努力種植出好的咖啡。因為早年種植咖啡經驗少、技術缺乏,但隨著咖啡節、比賽頻率提高, 台灣的經濟帶動也逐漸開始有品嚐咖啡的習慣,要求需求更高,也讓種植咖啡成為新興產業。2005年之後,有了全國性的評鑑,郭章盛也因為當年的優勝,讓自己的咖啡得以被看見,對自家咖啡更有信心。

 嵩岳咖啡莊園咖啡
更好且不斷的品種試驗

初步的成功並沒有讓郭章盛驕傲,為了讓種植的咖啡品質更好,他開始研究國 外的咖啡、種植條件,也意識到自家所在石壁山區適合種植的品種。逐步開始從國外引進新品種、擴大種植面積。對於台灣開始有廣泛的咖啡評鑑、比賽,郭章盛認為雖然有行銷目的,但在參加過程中,也可以讓自己更了解如何更進步,例如參加CQI全球性的評鑑,可以扎實的去看到自己咖啡在國際上的水準。

嵩岳莊園的位置約在海拔1,200到1,300公尺,以所處緯度是最適合種植的高度,最高不超過1,450公尺。曾經郭章盛嘗試過種植到1,500公尺以上,但容易有寒害。而若是海拔過低,則種出來的咖啡品質也會受影響。

在一些大型、重要比賽得獎,對銷售、知名度會有很直接的幫助,尤其在市場上每個業者都會強調自家的咖啡品質,得獎成為讓消費者辨識的方式。郭章盛在獎項有知名度後,透過自己的網站、粉絲團、自媒體、參加市集、參展等,以及透過市府的表揚活動,用多元方式來行銷。

 嵩岳咖啡莊園景觀
真正的莊園咖啡作為產地來源

為了選擇更適當的品種,郭章盛歷經多年的實驗,透過不斷調整的後製處理,去找到好的咖啡。從30幾個品種到最後篩選剩下10個,特別是國外所謂的好品種,帶到台灣來種植未必合適,而且每次種植都需要4到5年採收後才能知道結果,5年以上才能量產。 所以測試品種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郭章盛提到,外界現在看待古坑咖啡,會把整個古坑跟咖啡一起當成一個品牌,但從專業的咖啡種植、品嚐來看,其實種植的莊園本身有差異。尤其古坑鄉從平原到高山海拔落差達1,700公尺,不同海拔生產的咖啡品質會不同。特別是莊園主人為了種植好的咖啡而花費的心力、時間,其實就是用品質來證明自己的價值。

他形容:「就像是國外的酒莊,追求更好的品酒的人,就會去追溯產地、源頭,甚至親自走訪。」而不論是酒或是咖啡,不同的種植者、業者本來就有不同的方向、技術,味道也有差異,因此要能更精準的評斷咖啡品質,以及區分不同的風味,才能真正走出市場的獨特性。

 郭家之子
傳承下一代,讓更多人學習咖啡知識

郭家中有三個兒子,大學畢業後都在外地工作,郭章盛說自己沒有要求他們一 定要從事咖啡產業,但兒子們順其自然回到家鄉,小兒子特地再去讀嘉義大學,讓農業學術方面更增進。

現在三個兒子都已經成為杯測師,能夠去解析咖啡的國際風味標準。為了喝到好咖啡,郭章盛笑說:「我們也會喝一杯國際上兩千塊的咖啡,以前就算沒收入,只吃陽春麵、滷肉飯,也要喝最好的咖啡,一公斤上萬的生豆我也要買來喝,特別如果在比賽裡沒得冠 軍,我也會買冠軍豆來喝,以了解別人的優點。」

此外,在自己家族裡,也有親戚想要種植咖啡,因為缺乏設備,所以郭章盛把種植交給契作的親戚,種植之後日曬、水洗到銷售、通路還是回到自己的產程上。有時也會直接育苗交給對方種植,採收之後的後端處理由自己來做。

郭章盛說,鄰近的草嶺村有很多人都想回來種植,只要有人來找自己就會分享經驗,原本近期規劃投資加工廠、在東和買地做處理廠,因為把後製地點放在 靠近市區,比在產地後製要有效益。但遇到疫情後,暫時不敢擴大投資、提高種植面積跟契作,所以未來需要政府在其他面向的支持。

 TGC(Taiwan Good Coffee)
從山上種植觀察山下的市場

在古坑地方創生計畫中佔有重要位置的徐飴鴻,也是企業投資地方、參與創生計畫的代表。徐飴鴻提到,近年古坑的咖啡產業受縣府的輔導支持,也讓自己開始更朝向TGC(Taiwan Good Coffee)的方向,要讓更多人知道台灣咖啡。徐飴鴻更舉例如雲林的計畫處、農業處、社會處、城鄉處等等,都在這幾年的地方創生業務中給予很多支持。

不同於嵩岳,徐飴鴻從品牌、經營管理角度來看待古坑的咖啡產業。他認為,咖啡品牌要能夠深化自身的價值,「古坑」雖然可以帶來曝光、知名度,但只是助力之一,最後還是要回到企業自身品牌給消費者的信任。

如果郭章盛是從產地、源頭、莊園來讓消費者相信咖啡品質,那徐飴鴻就是從「品牌先行論」來建立市場目標。徐飴鴻認為,消費者不一定會花時間去細看咖啡產地、製造過程、產銷履歷,這些概念很重要,但消費者對品牌有信心自然就會信任產品。他強調,消費者因為知道品牌而去看生產履歷,不是因為看生產履歷而認識品牌。

 雲林古坑智慧農業科技應用
數位科技進駐,升級六級產業

對徐飴鴻來說,除了好的咖啡,產業、企業本身的升級非常重要。以自己的企業為例,前面幾年已經和經濟部的智慧城鄉生活應用發展計畫媒合緯謙科技,讓科技走入農業,透過數據資料包含對產地的天氣、雨量、蟲害等分析,進一步優化種植與產製過程、預測產量,也讓咖啡產業從種植(一級)、烘焙加工(二級)、銷售(三級)的模式,發揮相乘1x2x3綜效升級為六級產業。而在銷售端,因為推出不同產品類型,也能透過數據去分析消費者的喜好曲線,讓產品更符合市場需求。

而想要數位化的除了種植、生產、銷售,對於品牌來說更重要的就是行銷的策略。徐飴鴻提到目前最需要的就是數位行銷的專才,並舉了一個例子來說明在網路流量當道的行銷如何用傳統觀點來解釋。「若今天要開一間店,想必大家都會決定要開在鬧區、人多的地方,在網路上也是,如何在有流量的地方被看見,這些技術是現在自己最需要的,不只是做網站、開個臉書就好。」

徐飴鴻說:「特別是現在疫情,更是數位轉機,不要浪費一場好危機,趁現在去配合消費者的需求。」在疫情前他正在規劃投資在地綠能工廠,以同時可以兼具觀光價值的生產場域來運作,但疫情影響,遊客銳減,卻也更意識到數位升級的重要性跟契機。

 古坑草嶺九芎神木步道景觀
投入地方創生,善用政府資源

參與過不少政府相關的專案,徐飴鴻認為雖然很多辛苦,但這符合自己的理念,創造更多就業機會,所以持續投資時間、成本,即使政府沒有推動地方創生,自己也會長久推動在地的咖啡產業。他也強調地方創生不是每個人都能做,要真的找到留在地方的企業,只有人對了,事情才會做對。

而在政策上,徐飴鴻以自己的經驗提出幾個觀點:

1. 投資、幫助地方的企業升級:不只是補助,也包含投資數位科技,並讓各級產業發揮綜效。

2. 讓地方有更多曝光、串連機會:除了市集、獎項這類型活動,也可以媒合更多大型企業,例如咖啡產品可以媒合上架到家樂福這類型的通路。

3. 地方創生需要經驗傳承與連結:讓更多的企業、地方團隊彼此有機會交流合作,過去的成功失敗也都要能夠被檢討。

另一方面,創造就業機會一直是許多政策的目標,徐飴鴻認為,年輕人要有好的生活環境或是收入,才願意留下來,更進一步去思考下一代的教育問題、發展性。因此不只是就業機會,在強化產業競爭力的同時,也需要考量到多面向的發展,商業模式的成功能提供經濟價值,企業的成功能提供技能、工作、收入,但教育、生活品質也依然有賴政府在其他面向的支持。

更多地方創生相關報導請至

https://crr.gis.tw/#/